破解北京pk10漏洞
北斗星小說網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第61章 初聞血脈將領《求打賞,求推薦票!》

第61章 初聞血脈將領《求打賞,求推薦票!》

 好書推薦:
    “皇上,不好了!”

    小桂子尖細的聲音從院子中傳來,楚非梵和嘉靖兩人驟然轉身,臉頰上均涌現出一抹疑惑之色。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如此如此驚慌,成何體統?”

    “皇上,門外有一刁民集結了不少百姓在府外,并且還出手擊傷好多士兵,他聲稱要找自己的哥哥,奴才為了不引起百姓的反抗,所以就沒有出手,只能親自向皇上來通報!”

    “找哥哥?”

    “小桂子,找哥哥找到寡人的帥府中,這不是荒唐?趕緊帶人讓他們離開,記得一定要安撫好百姓的情緒。”楚非梵龍顏不悅,如刀的眸光從小桂子身影上劃過,聲音雄渾的說道。

    “等等!”

    “小桂子公公,來人是不是手執一柄無雙方天長戟,身高八尺五六身軀,細細三柳髭髯,兩眉入鬢,鳳眼朝天,面色黝黑?”

    “對,對,嘉靖軍師說的沒錯就是此人!”

    “稟皇上,是舍弟來了,臣這就出去看看,一定不讓他驚了圣駕。”嘉靖俯首行禮,臉頰上騰起一抹緊張之色,聲音急切的說道。

    “哦!”

    “既是嘉愛卿的弟弟,那寡人就隨你一起去看看,舍弟能將府外的府兵擊敗,絕對非一般常人!”

    楚非梵心中非常清楚自從接管了這帥府,留在這里戒備護衛的可都是虎賁軍中的佼佼者,現在竟被人擊傷所以他對嘉靖的弟弟瞬間充滿了好奇之色。

    “皇上,舍弟山野村夫,我怕他會沖撞了皇上,還是臣一人前往解決此事吧!”

    “無妨,寡人又不是泥捏的,還怕他一碰就碎,小桂子前面帶路!”

    .................

    “嘉靖,你賣主求榮,趕緊給我滾出來,今天要是不給我一個說法,別怪俺不認你著哥哥!”

    “給我滾出來!”

    楚非梵剛來到院子中就聽到府外傳來的謾罵聲,冷峻的臉龐上騰起一抹笑容,闊步向帥府外走去。

    嘉靖緊隨其后,不是用衣袖擦拭額頭之上的汗水,他心中對自己的弟弟太過清楚莽夫一名,讀書認字毫無興趣就喜歡舞槍弄棒,所以練就了一身好武藝。

    本來以前嘉靖曾經將嘉遠介紹給齊子風,可是因為齊子虎一直嫉妒嘉遠所以處處打壓他,嘉遠一怒之下離開了齊子風大軍,重新返回向下自己組建了一只數百人的隊伍。

    揚言有朝一日,他一定可以成為統領三軍的大將。

    “終于出來了,俺還以為這里面都是縮頭烏龜!”

    嘉遠狂暴的聲音響起,虎目死死的注視著楚非梵和嘉靖的身影,黝黑的臉頰上騰起一股憤怒之色。

    “嘉遠,休得放肆,皇上在此還不趕緊行禮叩拜!”

    “皇上?”

    “大哥,你別忘了,我們都是風云國的子民,風云國國主才是我們的皇上,他是我們的敵人,我怎么會尊他為皇上?”

    楚非梵聽到嘉遠的話,神情一凝,凜冽的冷眸注視著眼前著彪形巨漢,嘴角噙著一絲淡然的笑意。

    “姓名:嘉遠!”

    “年齡:十九歲!”

    “修為:武者中期!”

    “坐騎:追風馬!”

    “兵器:無雙方天戟!”

    “血脈:狂戰士《尚未激活!》”

    “性格:老實忠厚!”

    “系統測評:此人深通武藝,有萬夫不當之勇,身懷狂戰士血脈,是宿主來到戰爭大6遇到的第一位血脈將領,希望宿主可以將他收服留在麾下。”

    “小賤,我可以問下什么是血脈將領?”

    “所謂血脈將領就是體內擁有特殊血脈之力的將士,就比如眼前這嘉遠他擁有狂戰血脈,一旦激活血脈之力,一身修為會大幅度的提升,而且他的速度與攻擊力都會達到前所未有的境界。”

    “原來如此!”

    “真沒想到這嘉遠竟然是血脈將領,真是意外之喜呀!”

    楚非梵冷眸中掠過一絲震驚之色,心中充滿了無限的喜悅,凌厲的目光停留在嘉遠的身影上,嘴角上揚浮現出一縷自信的笑容。

    “嘉遠,你說你是風云國的子民,那寡人問你安陽城最早是哪個國家的土地?”

    “紫楚初始年,這里可都是紫楚的國土,這次短短幾年你都忘記了自己的本來是屬于紫楚百姓的。”

    “安陽城,風陽城,荊州城,本來都是紫楚的土地,現在寡人劍指風云就是為了奪回這些年失去,讓你們重新回到祖國的懷抱,不要忘了你們的根都在紫楚。”

    “相信城中百姓都看到寡人張貼的詔令了,寡人免賦稅,辦科舉,重典治國,這一條一條都是在為寡人的子民考慮。你們想想這么多年風云帝國除了繁重的苛捐雜稅,無限制的壓迫和剝削大家,什么時間真真正正的管過大家的死活?”

    “嘉遠,你可以不尊我為皇,但也不至于認賊作父吧!”楚非梵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的聲音響徹在安陽城的上空,堅定如鐵的眸光從眾人身上掃視而過。

    “嘉遠,還不趕緊向皇上認錯!”

    “哥哥,你看他細皮嫩肉的樣子,還想將失去的土地收回去,簡直就是笑話!”

    “讓我向他俯首認錯可以,但他必須將我擊敗,不然我身后這數百兄弟也不會答應。”嘉遠虎目大睜,黝黑的臉頰上騰起濃烈的戰意,聲音雄渾的說道。

    “擊敗你?”

    “寡人一國之皇,要是連你一個魯莽匹夫都無法征服,還何談征戰天下?”

    “既然你想戰,那便戰!”

    “皇上,不可!”

    “舍弟身懷巨力,有深通武藝,臣怕他會傷到皇上!”

    嘉靖神情凝重不已,額頭之上汗水如泉涌一般,眼眸中閃爍著擔憂之色,聲音緊張的說道。

    “無妨!”

    “放他放馬過來就是!”

    楚非梵此時其實更多的是對嘉遠的好奇,雖說他體內的血脈之力尚未激活,但是他還是想知道血脈將領和普通將領到底有什么不同。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只見嘉遠將無雙方天戟負于身后,長戟之刃拉在地面的青石板之上,一道星火之光泛起,他闊步奔襲向前,充滿戰意的虎目死死的盯著楚非梵。

    “唰!”
破解北京pk10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