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北京pk10漏洞
北斗星小說網 > 宋末之亂臣賊子 >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斬其手腳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斬其手腳

 好書推薦:
    李定北回到自己的府邸,面色陰沉,哪怕見到自己兒子的時候,臉色也沒有好起來,李定江的所作所為已經不是反對自己了,而是仗著身份,在壞大唐的名聲,這一點是他絕對不能允許的。他得想個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半響之后,就見一陣熟悉的腳步聲傳來,卻見虞允文面帶笑容,走了進來,他掃了對方一眼,說道:“可是王妃喊姐夫過來的?”

    “王妃見殿下心情不好,所以讓臣來見見殿下。”虞允文笑道:“可是在蜀王那里碰了釘子了?”

    “你那邊不也是不好辦嗎?嘿嘿,想來大家都盯上了蜀王了,蜀王不還錢,那些臣子們也有借口不還了,畢竟五十萬銀幣是最大的債主。”李定北冷森森的說道:“有錢不還就是有罪的,若是還想狡辯,那就更加可惡了。”李定北當下將自己在蜀王府發生的一切說了出來,聽的虞允文嘴巴張的老大。

    “兒子問老子借錢,老子難道還會找兒子要錢?這話說的還真是有一定的道理。臣也無話可說了。”虞允文一陣苦笑說道:“難怪殿下就這樣回來了。”

    “所以得想個辦法,解決這件事情,嘿嘿,他以為孤不敢拿這件事情去見父皇,孤也的確不好意思,但對付的他的辦法還是有的。這次讓他不但吐出五十萬來,還要吐出更多。孤要讓他元氣大傷。”李定北俊臉上露出一絲冰冷之色。

    虞允文并沒有詢問,李定北沒說,虞允文自然是不好詢問的。

    秦王府,李定北望著眼前的年輕人,年輕人一身盔甲,站在那里,宛若輕松一樣,他看著對方一眼,說道:“小牛,我要借你的人一用,干一件大事,不知道你可愿意?”

    李小牛嘴角一咧,說道:“殿下,什么樣的事情才叫大事?以前我們干的事情難道不叫大事嗎?”

    “以前我們年級還小,去偷父皇的戰馬、銀子,這些事情看上去很大,但實際上都不大,但這一次不一樣,我們要去抓人,要借用你巡防營的人馬,此事一旦泄露,父皇肯定會責備的。你可有膽子?”李定北望著眼前的同伴,和他的父親一樣,李大牛跟隨李璟身邊,李小牛也被李大牛派到了自己身邊,林蛟在西北立功,李小牛則回來掌管巡防營。

    “有什么不一樣,就算被人逮到了,大不了被陛下訓斥一頓就是了。”李小牛不在意的說道:“難道陛下會舍得殺我了。”雖然李大牛看上去是李璟的奴仆,但實際上,卻如同自己的兄弟一樣,只要不造反,不管出了什么樣的大事,李璟恐怕也不會在乎的,李小牛更是如此。

    “那好,我們去抓一個人。”李定北笑道:“他是蜀王的錢袋子,若是將這個錢袋子抓到了,蜀王肯定會去到父皇那里哭訴的。”

    “殿下真是小心了,不過是一個商人而已,陛下難道會為了一個商人而處罰我們?”李小牛不屑的說道。朝廷雖然號稱保護商人的利益,但實際上,也要看看是和誰爭鋒,和秦王、李小牛這樣的王公貴族爭鋒,這些人能有好下場嗎?不管賺多少錢都沒什么用。

    “很好,我已經讓東廠的人盯住了蜀王府,只要那人一出蜀王府,在城外就將他攔住,五十萬銀子,嘿嘿,這次我要讓蜀王吐出十倍來。”李定北冷森森的說道。他的確是被李定江給氣倒了,想這廝不支持自己的工作也就算了,有錢不還也是其次,居然賺這種黑心錢,這就讓李定北極為不滿了。

    “是,只要殿下一聲令下,末將立刻就率巡防營的人去抓他。”李小牛想也不想的說道。

    沈青竹這幾天過的很自在,在京師可是有點樂不思蜀了,江南雖然很不錯,如畫江山,美女云集,但哪里有燕京繁華,南來北往的客商不計其數,至于美女就更是如此,甚至連西域的美女都有,雙目之中,碧波蕩漾,和中原的女子截然不同。

    不過,小日子雖然過的不錯,但終究不是江南,他是蜀王的下人,還是要給蜀王干活的。他的奴仆很多,護衛也不少,這些護衛都是從東南大山里面精選出來,驍勇善戰,沈青竹別看在李定江面前小心翼翼的,但出了燕京城,他就是老爺,這些人的生死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碼頭上,聽著一艘巨大的船只,裝飾的很豪華,這是沈青竹南下的船只,除掉這艘船只之外,還有一些護衛艦隊,加起來,有三艘之多,船只很快就離開了碼頭,順著海河而走,即將進入運河,從運河走,雖然很慢,但更舒服,而且周圍也不會有什么危險。

    沈青竹在船艙內,懷抱著美艷的倭女,臉上浮現出惡心的笑容,左手深入倭女衣衫之內,游離不定,倭女面色潮紅,嬌喘不定,沈青竹右手端著酒杯,不時的喝上一杯美酒。

    猛然之間,沈青竹發現自己的船只居然沒有動靜,好像是停了下來一樣,面色一愣,將懷里的美女放開,自己出了船艙,望了過去,只見前面多了兩艘船只,船只上,站著黑壓壓的一面,一個年輕人手執大斧,站在船頭,正在和自己對視。

    沈青竹面色一變,因為他發現對面的黑衣人雖然衣著普通,但手上拿著的卻是弩箭,這是民間禁用之物,非軍中不得用之,否則必死無疑。沈青竹走南闖北,深入不毛之地,也曾經和韓世忠、吳玠的部下配合過,自然知道這是軍中制式弩箭。

    “不知道對面的將軍如何稱呼,小人犯了何事,勞煩將軍出手?”沈青竹將自己的態度放的很低,說道:“將軍若是有什么需要,小人必定竭力為將軍效力。”好漢不吃眼前虧,他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妙,趕緊低頭說道。

    “你就是沈青竹?”李小牛看著沈青竹,圓滾滾的模樣,一臉精明,心中有些不喜。

    沈青竹一顆心跌落谷底,對方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還敢攔截,說明對方的來頭更大,當下拱手說道:“小人正是沈青竹,是蜀王的家奴,能否看在蜀王的面子上,饒過小人。”

    “不要拿蜀王的名頭來嚇唬我,蜀王的名頭也未必好用,過來吧!我們在這里已經等了兩天了,等你可是等的好辛苦啊!”李小牛看著沈青竹身后一眼,幾十名護衛站在那里,面色更冷。
破解北京pk10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