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北京pk10漏洞
北斗星小說網 > 你好,段落一 > 第34章 一吻定情

第34章 一吻定情

 好書推薦:
    強撐了三天之后,左樂就繳械投降了。

    在召開公司高層會議之前,左樂和關冬暢談了一番。

    對于左樂打算高薪聘請職業經理人的意見,關冬表示支持。雖然自己一顆赤誠之心,愿意為左歡的公司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可站在左樂的角度考慮,將公司大權全部交授到他手里。先不說人的貪欲,只說一人獨裁下很容易出事。

    職業經理人又高超的專業技能,兩人權力制衡下,公司的發展才能更進一步。

    左樂倒是沒想到關冬能這么爽快同意,心中也是感激的。

    互相理解之下,一切順利進行。

    “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嗎?”關冬問。

    左樂想了想,“我還是回去繼續讀書吧,前后耽誤了大半學期了。我打算休學半年。明年重新讀一次大四,繼續讀法律專業研究生。以后或許可以到公司做個法務。”

    “這樣也很好。你還是公司實際的掌權人,隨時隨地可以來接管公司,查賬。”關冬眸光認真堅定。

    “真的很感謝你。”左樂再次表示了謝意。

    “這都是我應該的。”

    ——

    從公司大廈出來,左樂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心情好多了。

    拿出手機,不自禁地打開了通話記錄。

    有五個未接電話,都是段落一的。

    其實電話響起的時候,自己就盯著手機一直看。看到掛斷才松一口氣。

    不知道為什么,她不敢接,也是在極力用理智告訴自己,和段落一牽扯太多,不會有好處。

    但還是不自禁地去想他。

    結果抬頭就看到門口停著一輛白色特斯拉modleX,段落一一身休閑西裝,懶散地靠在車門。微微瞇著眼,饒有興致地看著她。

    左樂下意識地躲閃,可兩人四目相對無法避開了。

    “去哪兒?我送你。”

    “不…不用了,我自己開了車。”話音落下,泊車小弟已經將車子開了過來。

    左樂趕緊上車要溜。

    段落一卻率先一步,先一步坐在了駕駛位上。順手將自己的車鑰匙丟給了泊車小弟。

    “幫我停好,晚點我來開。”

    然后又轉頭對左樂說道:“上車,上次的案子還沒有結束。你陪了一半就想溜?沒門。”

    強勢霸道,又是另外一面的段落一。

    左樂有點愣住,傻兮兮地就聽了他的話坐在了副駕駛位置上,系上安全帶。

    “為什么不接我電話?”段落一專注地開車,語氣輕飄飄,卻給人無形的壓力。

    左樂磕磕巴巴地回答,“手機沒電了,最近在忙…”

    “回給電話的時間都沒有?”

    已經有責備追問的語氣了。

    “沒有。”

    左樂稍稍平緩了下心情,把穩了語氣回答。

    瞬間將兩人之間的關系扯開了。

    “這樣玩,很好玩嗎?”段落一突然一個急剎車,將車子停在了路邊。語氣冷沉,嚴肅而生氣。

    左樂嚇了一跳,幸好別安全帶固定在了位置上,可身子前傾還是勒得胸口一陣漲,差點噴血。

    “我玩什么了,段先生?”左樂也沒了好語氣,語氣憤怒地問。

    “我的感情,玩弄我的感情很有意思嗎?”段落一一把解開安全帶,傾身上前,逼近到她面前。

    左樂下意識地躲閃,但身子最大的挪動范圍就是右手邊的車門。

    身子都貼在了車門上,無處可退了。

    “我…我哪里玩弄了?我都沒答應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左樂聲音顫抖,語氣結結巴巴。

    “沒有?鄭妮告訴我,你說咱連都要結婚了。這話不是你說的?”段落一面龐逼近到她面前,帶著壓力和逼迫。

    段落一的眸子太有震懾力,又尖銳挖心。讓左樂顫顫地說了實話。

    “我本意不是……”

    “不是什么?不愿意和我交往嗎?”

    “完全是因為女人虛榮撒的謊…你別當真。我們倆不合適。”左樂閉上眼,硬著頭皮說道。

    果然,出來混的遲早要還。

    早的時候放狠話,現在報應來了。

    段落一一愣,“那你…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這句話問的太認真,甚至帶著對自己的懷疑。

    左樂霍地睜開眸子,與他四目相對。車內的空氣似乎凝滯了。

    “沒有嗎?”

    段落一繼續追問了一句。

    人的第一反應是無法欺騙自己的。左樂如何否認?她喉間吐不出一個字來。

    她看著段落一,緩緩閉上了眼。嘴唇慢慢湊近。

    他的呼吸灼燒,噴薄在的自己臉上,燃起小火苗,面頰瞬間緋紅一片。心臟也好似驚雷滾滾般跳動。

    “咚咚咚!”

    兩人突然被嚇了一跳。

    段落一眼中慍怒乍起,轉身就狠狠瞪了一眼來人。

    “干什么!”

    嚇得交警差點拿出警棍自衛。

    “這里不能停車!你們在干什么?”交警也不示弱,迅速調整過來狀態,一邊嚴厲警告,一邊伸手要去拿防狼噴霧。

    左樂這時一邊大口喘氣,一邊忍住憋笑。

    但某人是完全笑不出來,又因為理虧。沒有和交警多說,開著車離開了。

    一路上,車內氣氛好多了。主要也是左樂在一旁傻笑。段落一好久才緩下來情緒。

    憋了半天才說,“我要補回來。”

    “啊?”

    “我說要補親回來!”好像小孩子一般,段落一認真執著地講。

    左樂又開始臉紅心跳了,看電視小說都沒見過這么幼稚霸道的男人。

    還是開車去了段落一家。

    下了車,段落一一言不發,卻理所當然,嫻熟地拉起了她的手。

    左樂的手,不是那種纖細骨感的手。帶著一些肉肉,握在掌心時,肉肉的,軟軟的,涼涼的。很舒服。

    被他這樣霸道地拉動朝前走,又是無奈,又是忐忑。

    這就去他家了?

    難道兩人要發生點什么?

    左樂有點緊張,好像還沒有心理準備。害怕…

    可如果現在拒絕,人家根本沒那個意思,豈不是自作多情了?

    內心無比糾結之下,還是緊跟著段落一到了他家。

    進門,關門,動作一氣呵成。

    左樂還未反應過來,就被段落一一把揉進懷中。

    喘氣的功夫都沒有,就被他柔軟的唇緊緊覆上。

    他很溫柔,一手托著她的后腦勺,一手攬著她的腰肢。吻上。
破解北京pk10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