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北京pk10漏洞
北斗星小說網 > 煞氣逼人 > 三百六十二章 舊人(上)

三百六十二章 舊人(上)

 好書推薦:
    古語有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七夷山雖是天師道老巢,但除了建著古代道庭的七座主峰峰頂戒備森嚴,1年中除了寥寥幾天‘開放日’外平時連只蒼蠅未經許可都飛不上去,其余山體卻是作為旅游勝地存在著。

    而如今在外神格赫羅斯引發的災厄之下,整顆藍星人心惶惶,普羅大眾大都渴求心靈的慰藉,求神拜佛者日眾,再加上華夏民間流傳著許多關于張天師的傳奇故事,給‘北張’蒙上了活在人間的神靈家族的光環,讓人不由生出敬畏之心。

    所以在其他旅行景點日益蕭條的情況下,七夷山卻變得人氣越來越盛,就連小鎮中都擠滿了燒香敬神的旅人。

    張初九混在他們中間攀山而上,悄然運轉水煞之力,加持‘玄水萬變’神通在身,肉體化為可以塑形的液態,身高極為緩慢的一點點增長,五官慢慢位移,一時間雖然看不出太大變化,可等到了山腰卻已經極少成多,變成了魁偉壯年的形象。

    星際社會人心淡漠,四周雖然人流如潮,卻根本沒那個旅人在意張初九這個陌生人改變,所有人的關注都匯聚在山間一座能給予自己心靈慰藉的道觀上。

    那道觀瞧著古色古香頗有年頭,雕梁畫棟牌坊似的觀門上高懸一塊老舊的黑木牌匾,上書‘仰止觀’3個大字。

    想來應該是取‘高山仰止’之意以示神靈高居天上逍遙自在,與地上辛苦生活的卑微凡人判若云泥,需的敬畏。

    望見‘仰止觀’的匾額,張初九微微一愣心中不由升起一個念頭,“竟到了這了,難怪剛才爬山的時候感覺山勢越走越眼熟呢。”,腦海深處泛起一幕幕塵封已久的記憶。

    而那回憶仿佛有魔力一般,引著本來打算擺脫游人,悄然潛入峰頂的張初九情不自禁改變了注意,排隊走進了道觀中。

    仰止觀的面積不大,卻頗有種歷史沉淀下來的肅穆感覺。

    正殿供奉著道家地位最為尊貴的‘虛無自然大羅三清三境三寶天尊’,即玉清圣境無上開化首登盤古元始天尊、上清真境玉晨道君靈寶天尊、萬教混元教主太上老君道德天尊。

    兩側偏殿則塑有天師道、正一盟威道創始人、三天扶教大法師、高明上帝張道凌,以及‘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即民間所說的玉皇大帝的神像。

    而這種將祖天師和道家天地主宰并列在了一起供奉的行為,無疑可管中窺豹的一見七夷山張家數千年來累積的赫赫威名與狂傲、自大。

    但別人可以指責‘南張’狂妄,作為當代天師的大仇人,恨不得將七夷山張家鬧得家破人亡的張初九卻對祖天師有絲毫的不敬。

    畢竟無論嫡脈、庶支,家族源頭卻是相通,按照華夏文化見了祖宗,后輩子孫實力、潛質再強,哪怕已經稱霸宇宙也得規規矩矩的卑躬屈膝叩首、行禮。

    張初九自幼接受華夏傳統教育,自然不會對此忤逆,甚至特意的傾其所有在殿前賣香道人那里買了5000藍元的高香,才恭恭敬敬的走進偏殿,將香插在張道凌神像前的四足青銅香爐中,頂禮膜拜。

    祖天師的威名再盛也不及道家三清、玉皇大帝的名頭顯赫,所以仰止觀中供奉張道凌的神殿香火相對比較寂寥,張初九那長度接近兩米、粗細堪比成年人拇指的高香就顯得格外引人矚目。

    負責‘天師殿’知客的道士見狀還以為來了豪客,眼睛不由一亮,待到張初九行完禮從蒲團上起身,馬上湊了過去,稽首笑道:“無量天尊,這位善福主,小道有禮了。”

    張初九沒料到竟然突然有道士來找自己搭話,楞了一下,之后按照華夏古禮拱手還禮問道:“道長多禮了,有什么事嗎?”

    “我見善福主天庭飽滿、地閣方圓,一副的富貴相貌,”道士近距離悄然打量著張初九的衣著、氣質,沉聲說道:“只是眉宇間有一鼓郁氣不散,雖然一時間無甚大礙,但天長日久卻易生出禍端,所以想點醒一下。”

    張初九聞言鄙夷的想道:“現在格赫羅斯的逼迫之下,近百億藍星人中有幾個不對未來憂心忡忡,心情既壓抑又郁悶,仿佛生活在煉獄中一般煎熬。

    而人無論是凡俗走卒還是帝王將相,氣量總是有限,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就算自制力再強的也可能失控,橫生禍端。

    這道士話雖然說的神神秘秘,實際不過就是精通話術而已。

    仰止觀嚴格來說可是張家的產業,為一點小利搞這種歪門邪道破壞名聲,也難怪嫡脈那些家伙瞧不起庶系了。”,表面卻故意露出關切的表情道:“還要這種事,請道長指點迷津,消災去厄。”

    “指點前路我的道行可不夠,”道士笑笑擺手道:“不過你運氣極好,今日我家觀主靈機觸動,生了解困扶厄之心。

    他老人家可是活了整整一百零九年,神仙似的人物,你現在抽根‘問前途’的簽請他解解,自然可以消災去厄、福壽延年。”

    張初九本來不想再理會道士的嘮叨,可聽道士說仰止觀主竟然已經109歲,心里莫名一動,升起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默默轉身求了支簽。

    爾后在那天師殿知客道士的指引下,他繞出偏殿,來到仰止觀后庭邊角一處寬敞的獨院單房門外。

    在兩人之前已經有3、4個旅人守在院子里,等候仰止觀主的召喚,張初九只能排名最后。

    就這樣和天師殿知客道人告別后,足足等了大半個小時,終于輪到他走進獨院單房的屋門,

    剛一進門,一個須發皆白、精神矍鑠,右眼眼眶被一塊黑灰色橢圓胎記覆蓋的老道人便闖進了他的眼簾。

    與此同時,那老道看到張初九手中拿著張簽條,馬上揮手使出一招凌空牽引,將簽條奪了過去,低頭看了看,聲音低啞的道:“這簽上寫的是‘君占要事且憂心,要成須向好友朋,艱難重重阻人路,十分努力方可成。’

    算是中簽吧,所盼望的處境極為實現,卻又不是一絲希望都沒有,總之事在人為。”

    “不是上上簽嗎,”張初九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那我多添一點煙火錢,能不能增加未來安樂的幾率呢?”
破解北京pk10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