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北京pk10漏洞
北斗星小說網 > 秘密使命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突擊

第三百四十八章 突擊

 好書推薦:
    因為信息的不對稱,潛龍并不知道巴扎已經被霍加收服,所以才會讓阿史那扮成霍加的使者。

    本來計劃等兩人見面,魏老濕直接引爆炸藥,讓東圖分子陷入群龍無首之境,潛龍再趁勢發起進攻,就可以順利將這個據點端掉。

    但是現在要活著的巴扎,阿史那身上的炸藥不能引爆,而阿史那卻偏偏打著招降的旗號,出現這么大的漏洞,就連傻子都知道有問題。

    絕對不能讓巴扎組織防守,必須盡快開始進攻!

    “各單位注意,準備戰斗!”

    杜威當機立斷下達了命令,說道:“老濕,等到阿史那到了巴扎住所的外面,就立刻引爆炸藥。鷹眼,盯住爆炸發生的位置。其他人準備潛入。”

    潛龍隊員們立刻向據點潛行過去,就在他們翻越柵欄的時候,阿史那被帶到了一棟房子前面。

    “你先在這里等一下,我進去通報巴扎首領。”哨兵說道。

    魏老濕一直在監聽著他們的對話,知道這房子里住的就是巴扎,將手指放在了引爆器上。

    沒過多長時間,哨兵去而復返,站在門前招呼阿史那進去。

    阿史那跟著走了進去,走到門口就看到客廳正中的椅子上,坐著一個連腮胡子的大漢。

    “這就是巴扎首領。”哨兵介紹道。

    阿史那的臉上立刻堆出笑容,點頭哈腰道:“巴扎首領,我是……”

    他話還沒有說完,突然轟地一聲巨響,阿史那身上迸發出耀眼的火光,被炸得四分五裂。

    不只是阿史那,站在他身邊的哨兵,連同房門邊的墻壁,全都沒逃過去。

    哨兵當場死亡,墻壁也被炸塌了一大片,炸藥的沖擊波帶闃尸塊和殘磚碎瓦,四處飛射。

    巴扎離得遠些,沒有被炸藥波及到,但卻被一塊飛來的木塊砸中肩膀,接著又被沖擊波掀倒在地。

    那木塊刺入他的肉中,但是巴扎卻沒來得及叫痛,因為他已經被震得暈了過去。

    突然的爆炸聲,讓東圖據點為之震動。

    “怎么回事?誰弄炸彈了?”

    “好像是巴扎首領那邊傳來的!”

    “敵襲!”

    “應戰!”

    “保護巴扎首領……”

    各種各樣的喊聲在東圖據點里響起一片。

    畢竟都是上過戰場的戰士,這些東圖分子不知道襲擊來自何方,但第一個反應就是沖回自己的房間去拿槍。

    而此時的潛龍,已經翻越過柵欄,潛入到東圖的據點里,立刻展開了進攻。

    流沙和鴨子進來的時間最早,率先發起了攻擊,兩人從各自的掩體里跳出來,用突擊步槍向著正在奔跑的東圖分子們掃射起來。

    東圖分子根本就沒有想到內部已經混入了敵人,當場便被掃倒了一大片,只是眨眼的工夫,兩人視線之內已經沒有人站立的了,只留下陣陣慘叫聲。

    “那邊也有敵人!”

    “有人混入進來!”

    “快去支援!”

    “先去救巴扎首領……”

    東圖分子并不全都在流沙和鴨子兩人的附近,他們消滅的只是少部分,更多的人已經沖進了房間,拿起自己的武器。

    沒有人指揮,東圖分子多少還是有些混亂,有的人跑向戰斗發生的地方,有的人則向巴扎的房間跑去,據點里亂得像鍋粥。

    “散兵,突擊!老濕,騾子,二騾,你們和我去抓巴扎,刺刀指揮這邊!”杜威大聲命令道。

    刺刀帶著潛龍隊員立刻成散兵線散開,開始向四周突擊,消滅其他東圖分子,而杜威則帶著魏老濕等人,向巴扎的住所沖了過去。

    四人就像一把尖刀,但凡出現在他們前面的每個東圖分子,還沒等反應過來,就全都被他們打倒在地。

    他們向前沖出一百多米,終于第一次遇到了東圖分子的阻擊。

    潛龍的槍雖然都裝有消聲器,但東圖分子死亡前的呼聲卻給其他人指明了方向。

    兩個東圖分子躲在房子后面,偷偷地向外窺探,看到杜威四人的身影,立刻扣下了扳機。

    杜威四人并不是盲目的沖鋒,他們始終都在關注著四周的狀況,槍口火光一閃,便被他們發現。

    二騾就地臥倒,手里的班用機槍緊跟著就向槍火發出的地方連射起來。

    他射擊的那個東圖分子躲在房角,那木制的墻壁被機槍子彈打著木屑紛飛。

    那個東圖分子嚇得急忙往回縮,可惜他的動作還是慢了半拍,被二騾的機槍掃中了胸口。

    他只覺得胸口仿佛被什么東西狠狠地撕裂,力量瞬間便流逝干凈,身體向后栽倒下去。他的手指還扣在扳機上,子彈仍然向外發射著,彈道卻改變了方向,全都射到了黑暗的天空中。

    砰地一聲,東圖分子重重摔在地上。

    意識消散之前,他心中突然冒出個念頭,在敘利亞戰場上,被他用機槍活活打死的那個民兵,應該就是他現在的感覺吧。

    可惜,沒有人能給答案。

    另一邊,魏老濕比二騾要輕松得多,他都沒有躲避,直接端槍點射,目標爆頭倒地。

    至于杜威和騾子,連腳步都沒有停,繼續向前沖鋒。

    歷經多次的戰斗,他們單從槍火的方向就可以判斷出來,子彈并不是射向他們。

    二騾從地上爬起來,羨慕地看了眼魏老濕,暗暗說了聲“加油”,邁步追了上去。

    越是向前,阻擊越多,但是同樣上過戰場,經歷過生死,東圖分子與潛龍比起來如同云泥之別。

    沒有人能夠擋住他們的沖鋒,距離巴扎的住所越來越近了。

    巴扎住所周圍,倒著十來具尸體,卻沒有一個東圖分子。

    并不是沒有人來救援巴扎,而是來救援的人都被鷹眼遠距離狙擊了,他視線所及之外,成了死亡禁區,任何敢于踏入其中的東圖分子,必將回歸他們主的懷抱。

    然而,鷹眼眼力雖然狠毒,但畢竟不是透視眼,無法穿透障礙,還是有三個人從后面跳進了巴扎的房間。

    看到巴扎倒在地上,胸前已經被鮮血浸透,暈迷不醒的樣子,把三個東圖分子嚇了一大跳。

    “巴扎首領,巴扎首領!”

    三人連聲呼喚,終于讓巴扎清醒了過來。

    隨著清醒而來的還有疼痛,疼得他的臉都扭曲到了一塊。

    “啊,究竟,發,發生了什么事?”巴扎強忍著痛問道。

    “有敵人進攻我們。”

    “是誰,有多少人,知道嗎?”

    “不,不知道,敵人是什么來路,有多少人,我們全都不知道。首領你聽外面,槍聲響起這樣,應該有很多人。 ”

    聽到外面響成一片的槍聲,巴扎臉色驟變,急忙說道:“扶我起來,咱們走!”

    他不知道敵人是誰,但是長期的戰斗經驗告訴他,打成這個樣子,敵人的實力絕不在他們之下。

    而且這些敵人心狠手辣,連人肉炸彈都搬出來了,肯定抱著斬盡殺絕的想法。

    面對這樣的敵人,他不敢坐大,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趕快走,先逃掉了性命再說。

    至于其他人,巴扎默 默地說了一句:“真主會保佑他們的。”

    三個東圖分子急忙把巴扎扶起來,說道:“首領,前面不能走,有狙擊手盯著那里,我們得跳窗戶,你的傷能行嗎?”

    狙擊手?

    巴扎的眉頭跳了一下。

    他很清楚,狙擊手最難培養,而這些敵人竟然擁有狙擊手,看來比他想象得還要強大。

    外面的槍聲越來越近,巴扎知道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急忙說道:“沒事,跳!”

    都到了火燒眉毛的時候了,這點傷還算個屁啊。

    巴扎被三人攙扶著來到后窗,在他們的幫助下爬上了窗戶。

    就在這時,突然一串子彈掃了過來,將托著巴扎的東圖分子打倒在地。

    巴扎身后失去了支撐,從窗戶上摔了下來。

    另外兩個東圖分子急忙轉身想要還擊,但是對方比他們的速度快得多,又是兩聲細微的槍響,他們也倒在了地上。

    巴扎畢竟是上過戰場的人,骨子里就帶著股狠勁,知道自己逃不掉了,用還完好的左手去摸槍,想要和敵人魚死網破。

    噗地一聲輕響,巴扎左肩一疼,剛剛摸到的槍掉到了地上。

    對方沒有殺他,但巴扎卻并沒有太高興,因為他知道迎接他的恐怕比死亡還要恐怖。

    他轉頭看去,只見四個人影正向他走來,透過外面照射進來的月光,勉強能看清他們穿著的迷彩作戰服,但卻看不大清長相。

    “你們到底是誰?”巴扎虛弱地問道。

    “巴扎,根據華夏人民共和國法律,你被捕了。”杜威冷聲說道。

    華語!

    華夏人!

    巴扎嘴角抽搐了一下。

    關于襲擊他們的敵人,他有過很多猜想,想過是某個黑心的軍閥,也想過是與他交惡的恐怖組織,但卻怎么也沒有想過,來的竟然會是華夏人,而且還是以法律的名義逮捕他。

    這未免也太不真實了!

    你們華夏人怎么能用人肉炸彈呢?

    這明明是我們恐怖分子的專利好不好?!

    “你們真的是華夏人?”巴扎難以置信地問道。

    “你覺得我們有必要騙你嗎?”杜威笑了起來。

    巴扎不由苦笑起來,他現在已經是階下囚,生死全掌握在對方手里,確實沒有必要騙他。

    但是很快,他的笑容變得不再苦澀。

    “他們是華夏人,也就是說人不會很多,那么我們還沒有徹底輸!”
破解北京pk10漏洞